当前位置: 主页 > 特码走势图 > 内容

越野人物系列之肖发国:戈壁狼特质獒本色(图

时间:2017-10-07 10:3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新浪体育讯长城汽车东方赛车队在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站只拿到了一个车队季军,感觉最的不是在决赛中失误的马淼或周继红,而是预赛第七未能进入决赛的肖发国。对于自己的失误,肖发国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检讨。因为在他的心目中,自己不是,而是赛道里威风八面的“霸狼”,这个绰号非常形象而贴切地了他的赛车:我不必非要赢,但是我不能输。

  很少有人知道,霸狼肖发国不但曾是个大学生,而且读的还是军校。“我从前就是学机械专业的,‘总后’有一个汽车管理干部学院,在天津,是个军校。毕业后到地方上很大一间工厂工作,有两千多人呢。23岁我就当了科长,那时候大学生很少,工作非常好找,专业也对口,后来当了管技术的副厂长。”然而厂里的风光很漂亮,外面的世界更精彩,肖发国的心总是向往着山外面的地方,于是他去了广州。“那个时候我刚下海,怎么挣扎也不行,看到人家都能大把赚钱,老婆孩子跟着享福,而自己家过着清贫的生活,非常着急。当时想人家能赚钱我怎么就赚不到呢?我家老婆孩子怎么跟着我就享不到福呢?有这种思想。我这个人比较男性化,后来也是无意中介入了赛车圈,就是为了赚钱,改善家人的生活。”

  在2004年进入正规赛事之前,肖发国就已经玩上赛车了,但他玩的既不是中国汽车运动,也不在中国比赛。最初的肖发国参加的是东南亚的民间比赛,两人一组PK,一对一淘汰赛。 关于他是如何入行又如何的,霸狼讳莫如深,我们能了解到的,仅仅是这项民间汽车锦标赛的游戏规则:一般是30、40公里左右的拉力面,最多时40、50公里,开没有任何改装的民用车,没有领航,没有防滚架,一对一豁吧,就是一条,没有岔。比赛时也不封,不管有没有行人、对面来不来车。“那个很的,现在这个年代我们就不敢想。要赢比赛,一个是靠幸运,再一个靠胆大心细,眼疾手快。那时候回报很大,比现在大明星出场走穴价格高好多倍,因为那是拿命搏的。”在那种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比赛中,肖发国一次次有惊无险地踩着钢丝过来了。“我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故,但我看过好多很吓人的事情,一个大悬崖,转向不及的对手一下去就没有了,没有人会去救你、管你的。开的就是普通的民用车,跑一次就不要了,过了终点就扔那儿了,车还是新的呢,刚跑几十公里就不要了。我现在真不想提以前的事,我只是在半夜睡不着觉的时候经常回忆起那些多年以前的惊险……觉得好恐怖。”

  就这么跑了两三年的“职业比赛”,肖发国竟然还是无师自通的,从来没有人教过他。“我发现赛车这个东西完全是天生的成分占一多半,有的人一辈子跑不了一个好成绩,喜欢是喜欢,但是跑不出来。有的人没怎么练过,就是能出人头地,赛车这个东西就是这样。”刚开始家里人并不知道肖发国在外面干的是什么营生,过了一段时间知道了,赶紧劝他收手,“我自己也萌生退意了,最后人家给我出多少万出场费我都不去了,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难说,说不准。”某个早晨醒来,肖发国忽然意识到,激流勇退的时候到了,于是他就从那个危机四伏的行当中消失了。“最开始跑那种比赛,没有杯没有荣誉什么的,跑完就拉倒。只是有钱,赛完就拿着钱回家。一大把钱。”

  回到国内,肖发国但仍然离不开赛车运动,只不过从拉力转到了越野。“回来以后我2004年开始跑越野,实际上那个时候应该玩拉力,但是我介入越野,因为越野车总是需要东改改西改改,这个东西比较适合我,慢慢就入了这个行业。”

  谈起自己在中国越野界的入门时代,肖发国笑称自己那时候是个“无间道”,在这个车队跑跑,那个车队跑跑,好在那时候成绩好,车队都是出钱请他跑的。在跟长城车队之前,他曾跟过山东、花都声雨竹、郑州日产、狼群等等六七个车队跑过。“因为我是冠军专业户,基本上冠军是一个接一个,曾经有一次在环塔拿了一个冠军,接着是站,又拿了一个冠军,同样一台车,再去跑呼伦贝尔又拿一个冠军,然后是阳山站,又拿了冠军,长距离与场地越野混在一起,是一个杂牌四连冠。反正那时候冠军多得你自己都记不清了,几乎每次一跑就是冠军,冠军和亚军之间差距很大很大,天壤之别。”

  当年风光无限的过关斩将还并不遥远,但是肖发国并没有过多地讲述他的猎豹生涯,更想谈他上一站在站的走麦城,两回合以5秒之差被挤出决赛,这实在让他耿耿于怀。“站确实感觉很差。上次东川站我就没跑完,家人出了事故,我自己心态也一直调整不过来,时间太短了。预赛第二阶段出了个小插曲,我的座椅歪了,歪着脑袋、拧着胳膊,眼睛也偏了,对不准双边桥,倒了两把,一出去在绕桩就倒了一把,在双边桥头还搞了半天,所以就差那么一点时间没进决赛。”

  开了这么多年的赛车,肖发国当然知道心态的重要性,他认为自己最需要的是在比赛之前调整好竞技状态。“有时候比赛就需要没心没肺,心里什么东西都没有,什么都忘得光光的。想着许多心事去比赛,比赛很难进入状态。之前我在车队里团队比较好一点,你们有人在前面冲,我就在后面稳住了,你们下来了我自然就会上去。我们毕竟是这个年龄,不是出风头的时候了。”

  在一大堆数不清楚的冠军杯面前,肖发国自认天份只占了很小的比重,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的改装。因为车改得好,就有很多人开始找他买车,最初是山东临沂帮的兄弟,他们玩上了之后,带动着临沂帮有一大批人现在都玩赛车,而且成绩非常好。“长城车队所有车都是我改的,我们拿到很多好成绩。改车我还有点,现在我们董事长对别人改的车他都不放心,说我一动他就放心了,在他心目中的这个概念已经根深蒂固。我这几年专门研究柴油车,柴油车训练营都能承认的,有目共睹。如果我不卖出去几台车,在柴油组几乎就没有对手,那就不好玩了,没有人跟我们拼,还比个什么意思啊?”

  假如可以选择的话,在各种各样的赛道面前,是自己开一辆车去征服它还是在下面琢磨明白了,改一台车让队友去征服它?肖发国肯定要选择后者。“实际上我对赛车的兴趣远远没有对改车大,我最喜欢的是改车,把一台普通的民用车改成专业赛车,拿到成绩的时候会有非常大的成就感。”

  与越野圈里改车的其他同行们不同的是,肖发国没有改装厂,他的物流公司有几十台大货车。本来就有一个普通的修理厂,反正是自己的修理厂,想怎么都行,他说自己没事就喜欢趴在赛车底盘下面瞎琢磨,好像还总能琢磨出些神奇的效果来。“我这个人做什么就是比较,一般来说玩一个什么东西,要么就不玩,要玩的话就不会很平平庸庸去玩,基本上都能达到一个顶点,我现在还玩狗呢。我的藏獒在中国也是前几名的。不过那就是个爱好而已,有些爱好能给人很多。”

  肖发国强调,在中国越野界改装车的高手不少,但是他的油泵是改得最成功的,现在长城车队屡屡夺冠的赛车用的就是他自己研发的。不过,本着现代高科技企业“应用一代、研发一代”的原则,肖发国这个“非法改装”也有后续手段:“我现在又重新调试出一种油泵,目前的油泵已经非常快了,它还能超越目前这个。”闻听此言,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声,您真是太厉害了!肖发国说:“对。”

  经过了多年的飘泊,肖发国的脚步后来在长城车队停稳了。对此,肖发国总结为与车队老板周继红的臭味相投。“周总为人比较好,跟我很谈得来。实际上我这个人的还是有点儿性格的,一般的人很难融在一起。我也知道我这性格稍稍有一点怪异,自己肚子里没几斤几两,可能骨子里面还有点傲气,就属于那种又臭又硬的脾气。”

  2007年,肖发国加入了长城车队的前身——东方大峡谷车队。“我记得跟长城车队第一场比赛是在乌海,第一个赛段谁都没跑完,全军覆没。回来之后我把车拿来改了一下,马上运到厦门去了。这次车改得非常好,到厦门我们拿了一个第一、一个第二,扬眉吐气了一下!就这样一直走下来,还比较顺。”

  那时候的肖发国可谓威风八面,有一次去参加一个狼群俱乐部的活动,肖发国的车上坐了一个新丝的大牌名模,“我就开我的车,管你多大牌多漂亮,自始至终我也没看过她一眼,也不理她。下去以后她就问狼群的人,那司机叫个什么狼?人家说他没有绰号,她说这个人真有点儿霸气,就这样,狼群的人都说,那你今后那就叫霸狼吧,一叫叫到现在。”

  固定在一个车队之后,肖发国才发现他已经被周继红做了“情感销售”,实在不好意思退场了。“其实前年我就准备退了,不想玩了,还有那么多的祖国山山水水没去过,到处走一走多好!我对成绩从来不苛求,享受的是过程。每场比赛这么多人,冠军也就那么一个,重要的就是这个过程,我拿冠军也好拿第几也好,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关系。只有我比赛拿过一个冠军,我就永远是冠军,我就承认自己了,再拿第二个、第三个那是没用的,我就这样看待自己的比赛。”

  虽然说肖发国现在对冠军不是那么渴望,但是他对达喀尔这个越野人的终极乐园也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实在令人感叹,因为他没有一个最想得到的或者得到之后最高兴最开心的冠军,也没有一个跑过之后可以铭记一生的赛事。“我对这些东西真的一点都不动心,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随着年龄增长会变成这样。实际上去跑达喀尔,在我们这个年龄还是有的,但是我就从来没往那方面想。周总(长城车队老板周继红)要去跑达喀尔,我说你跑吧,我是不跑,你出钱我也不跑。前些年风风火火、打打杀杀过来了以后,到了年龄过个风平浪静,做一点自己喜欢做的事,好像这样才是在自己,可能我的观点不能被人家接受,但是我确实是这样想的。”

  跑了这么多年赛车、大沟大坎过去之后,蓦然回首,肖发国发现,还是有一场比赛令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有那么一个地方让他一再梦到,那就是呼伦贝尔。“我最留恋的一场赛事就是呼伦贝尔,那场赛跑起来真的很好。”

  沉浸在美妙的回忆中,肖发国说:“呼伦贝尔比赛感觉很愉快,视野开阔,人的心胸也随之开阔,经过小兴安岭时,放眼望去,眼前是几万年几亿年亘古不变的山川大地,那感觉真的是心旷神怡、胸怀广阔、天地常新。会让你忘了比赛,忘了一切。眼前的景色虽然不同,但你会突然感受到与环塔、穿罗异曲同工的滋味。”

  就是这样,以享受比赛为主,肖发国的越野赛道总是那么宽敞,但是他的怡然与放手一搏却总是不由自主地纠结在一起,让他经常说要退役,却退而又役;经常说要`悠着跑,却一不留神就当了把“全场跳高冠军”。他反问我:“拳击场上,50多岁的能跟人家20多岁的人打吗?不可能。”然后一回头又强调“比赛就是这样嘛,哪有不想赢、不好胜的?”我觉得这不能算是自相矛盾,而是肖发国内心世界的真实反映。八十岁的廉颇,尚能一餐三大碗呢,那不是饭量的问题,而是一种展示。

  肖发国说他日常的货运生意完全都交给了职业经理人去打理,自己从不操心,现在除了开赛车就是养藏獒。“我有一只母獒,在我们国内原生獒里面应该能排到前三。美国藏獒协会理查德到中国来没有评价过任何一只獒,他唯独就看上我这只。理查德8月底要来,预定了她一个崽儿。”谈起养獒经,肖发国也是滔滔不绝:“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獒都是到了内地来繁殖的,东配一下西配一下,这样生产出来的后代,外表很好看,但是已经没有獒的本性了。”

  原来如此!外出比赛就寄情山川江湖,在家改车则潜心培养獒性,獒就是狼,藏獒就是霸狼,肖发国的生活,就是这样在亦狼亦獒的两条跑道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摇摆着。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霸狼这个,肖发国横空出世在越野赛道之后,有了。

相关推荐